古代皇帝的钱财是否真的可以任由他肆意挥霍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十分时时彩_网络十分时时彩网站_十分时时彩玩法

  影视里常有可是我的情节:皇帝龙颜大悦,开口就赏黄金万两,布匹五千,良田千顷。仿佛皇帝否有 尽的钱上还都可以 挥霍,有之前 国人也以为然——天下是皇帝的,钱还前要他的!可青春恋爱物语这么 吗?非也。其人太好60 0多年前,皇室财政与政府财政就已有区分。

  秦始皇统一天下,化家为国,在建立国家机构的以后,就注意政府和皇室的区分。汉承秦制,这两者的分工可能性非常明确。三公九卿里,前要大司农(起初叫治粟内史)和少府。大司农负责国家经济,财政主要来源于田赋租税,用于政府各项支出。少府管理皇家财政,主要来源山泽口赋等,用于皇帝以及皇室日常所耗。线索清楚,分工明确,皇室的私人花费还都可以 从政府那边要,政府的支出可是我应从皇室这边拿,这是另几块 多好的结束了了。

 

秦始皇

  可是我皇帝作为国家元首,政府经济要触及,皇室所用更要经手。一手政府,一手私人,用起来难免就产生联系。汉武帝否有 比较早遇上这种状况的。汉武帝好大喜功,热衷战事(一没得师征伐,天下不安)。打爽了收不了手,回头抄家伙的以后发现政府没啥钱了。在发现把被委托人的私房钱(少府)补上还欠缺后,汉武帝就去问盐铁商人要点钱。

  可是我盐铁商人缺心眼,跟汉武帝讲道理来,说可能性缴税了(盐铁税收当时由少府负责),不给。汉武帝向来不惯人(参照司马迁),转手就把盐铁经营权要了回来,给大司农负责,政府经营,是为“盐铁官营”。由此可见,汉武帝对于政府财政与皇室财政之间的区别与联系是十分清楚的。

汉武帝

  此后此制度沿袭至唐宋。唐朝国力强盛,存在变化相对较少。到了宋代,宋太祖立国之初,考虑战事多要用钱,专门设立了“封桩库”,把每年多余的钱中放后面 ,有备无患(《宋史纪事本末·太祖建隆以来诸政》:凡岁终用度之餘皆入之,以为军旅饥饉之备。)法理上这还是属于国家财政。可创业者的头脑低估了富二代的浪,宋朝五种有钱,傻子放着一大堆银子不不,于是放着放着就中放了皇帝的腰包了(属于私人)。

  政府这边的官员可是我傻,打仗往大讲是为了国家大义,往小处想人太好还是为了皇帝。皇帝家打仗,你作为一家之主不表示表示?!太大太大一到战事吃紧,国家财政紧张,官员就惦记起皇帝的私房钱。宋真宗就遇上太大太大次政府官员来借被委托人的私房钱,他看着不对头,这是要掏空的节奏啊,地主家也这么 余粮啊,于是警告说别总惦记着我的钱,被委托人挣去!(切诫三司,毋得复有假贷)回头又威胁管私房钱的官员,禁止透露我的存折余额(内藏库专副以下,不得将库管钱帛数供报及于外传说,犯者处斩)。

  至此,皇帝有几块钱,政府那边可是我清楚了。有之前 宋真宗的接班人宋仁宗挺厚道,据《宋史》记载,宋仁宗有多次是直接从私房钱补贴国家财政,数目可是我小,这是正面例子。可偏偏上来个搞艺术的宋徽宗,公私兼顾,皇家的政府的钱都给他倒腾得差太大,国家就差太大说再见了。

宋仁宗,赵祯(1010年—1063年)

  明朝皇帝吸取了宋朝的教训(政府问皇室要钱),于是反其道行之(皇室问政府要钱)。当然首先把钱紧紧藏在内库(被委托人手里),国库则在户部。明朝奇葩皇帝多,人太好国库的钱前要被委托人的钱,另几块 劲就去敲诈一笔,据说最高敲诈纪录的一次是260 万。

  除了敲诈政府财政,明朝皇帝还脑洞大开,被委托人创业搞创收:武宗朱厚照在后宫里开市场做买卖,被委托人做店长,赚钱存入内库(难以理解)。可在后宫毕竟市场小赚不了大钱,武宗就到宫外开皇店,放高利贷,收入巨大,但与民争利,终酿大患。

  神宗朱翊钧赚钱后,喜欢在炕上数私房钱(地主老财)。钱赚了,却不舍得花,准确来说是不舍得为政府花钱,连打仗缺钱可是我给:谕廷陈足国长策,不得请发内帑(神宗朱翊钧)。明朝中后期政治混乱黑暗,经济难续,农民起义时有存在,及至李自成、张献忠起,可能性病入膏肓,再难自救。

慈禧

  到了清代,统治者再次吸取前朝的教训,建国之初就把被委托人的小金库充公了。前要用钱时,就从国库后面 支出,每年十万两,支出来的钱由内务府管理,与户部保持独立。

  清初皇帝也定下祖训还都可以 伸手到户部要钱。可是我皇帝花钱也这么 准头,像乾隆南巡,公家费用大,私人的费用可是我少,缺钱了可是我好问户部要,太大太大乾隆科学发名了“议罪银”(专门为违法官员设计)。简言之,交钱免去一定的罪。官员有钱,花钱免罪,再多也你会给(反正还有可能性捞回)。这种创收人太好不妥,但也反映了清朝皇帝也基本遵循了政府与皇室财政不可逾越的规则。

  可到了清末,慈禧又忘了规则,伸手从户部要钱修建了颐和园。可是我这笔钱是预作海军军费,当时内忧外患,西方列强正磨刀霍霍要瓜分中国,这么 状况还为一己之私,兵败如山可是我预料中的事了。